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北上伐清 第四百五十六章 缚道大师侯玄演

书名:北上伐清 | 类别:穿越 | 作者:日日生 | 北上伐清TXT全文下载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2017-02-22 本站域名更改为23zw.me,请使用23zw.me访问并收藏本站,老域名将在一段时间后失效!
    旭日初升,德川家光和他的随从们跟着礼部的官员,从应天门进入紫禁城,眼前就是一片宽阔雄伟的广场,让日本使团的人目眩神迷。

    走在这个广场上,看着四周的宏伟城墙和雕像不得不感叹这才是真正的大国气象,与之一比幕府的大奥简直就如同鸡舍一般。

    礼部官员看着他们没见过世面的样子,也不催促更不会嘲讽,他们见多了这种小国来的使节,当初还有在这里吓得腿软走不动道的呢。日本国已经百年不来朝贡,早就没有人记得南京紫禁城的宏伟。

    进了奉天殿,皇帝端坐龙椅之上,两排的文武大臣神情严肃,目不转睛。德川家光抻着脖子往上看,龙椅上果然是个小孩子。

    在皇帝旁边坐着一个年轻人,红袍玉带,头戴圆檐高顶藤帽,髹黑漆表敷罗绢镶以金圈。

    小皇帝时不时与之侧脸交谈,脸带俏皮甜笑,孺慕之情尽显,德川家光暗地思量,这必是大明实际的掌权者皇父摄政王侯玄演。

    德川家光用流利的汉语,陈词一番,主要感谢大明的册封,并呈上礼物名单,有金千两、马十匹、扇百本、屏风两双、剑十腰、刀十柄、砚筥一合。

    朱琳灏第一次见日本贵族的打扮,看什么都觉得新鲜,看那样子恨不得马上到殿中穿上试试。

    “你的衣服不错,能脱下来给朕么?”

    侯玄演干咳一声,起身笑道:“德川将军,陛下性喜诙谐,爱开玩笑,你们不要放在心上。”

    “在陛下面前,臣本是小国之臣,幸赖陛下册封,才得以成为日本国主。如此陛下乃是整个日本的陛下,既然有令岂敢不从。”说完就要脱衣服。

    这大热天的,侯玄演估计他里面也没穿什么,再说了日本没有贴身的裤子,万一来个暴露...这里还有四岁的孩子呢,还是个小萝莉。

    侯玄演赶忙制止道:“将军的忠心,陛下已经知道了,来日从日本进封一套新衣便是。殿前乃是庙堂威严之地,不宜宽衣解带。”

    德川家光这才作罢,满朝文武都忍着爆笑的冲动,对这些倭人也都看不起。但是侯玄演却警惕起来,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日本弹丸之地,独立在无垠海域中,能够崛起就是靠这种死皮赖脸的隐忍精神,说实话这并不好笑,反而很值得敬佩。

    德川家光在日本说一不二,却能忍人之所不能忍,主动带着一群臣子来大明金陵,为的就是学习和借鉴。而且这个人在不久前,还是一个锁国令的执行者,顺应时势可谓一流。

    因为德川家光的能屈能伸,侯玄演临时决定,设国宴款待日本使团,也算是对这个隐忍**的赞赏。

    酒席宴前,宾主尽欢,侯玄演对德川家光说道:“你们东瀛和我汉人一衣带水,睦邻千年,虽有误会现已廓清。近来又助我攻打朝鲜,劳苦功高,这份情谊我们大明必定记在心中。”

    德川家光听他说起朝鲜,脸色一红,谦卑地说道:“摄政王殿下,朝鲜的事...”

    侯玄演打断道:“那张勇乃是甘肃悍将,当初在中原也是屡次作恶,我们也没能治得了他。不过你们总算是拖住了七万清兵主力,也算是个不小的功劳,等到将来平定辽东,我们两面夹击,必叫朝鲜李倧小儿授首。”

    德川家光没有想到侯玄演竟会为他说话,脸上感动的一塌糊涂,心中也稍微有些暖意。不过想到长崎开港的耻辱,他还是掐断了自己对侯玄演生出的一丝好感,坚定学而超之的理想。

    这时候,外面的一个侍卫突然来到侯玄演身边,附耳说了一番话。侯玄演当即神色一变,周围的目光一直有意无意地往他身上瞥,见状都静下来看他。

    顾炎武见他久不说话,心中着急,不知道出了什么大事,低声问道:“王爷?”

    侯玄演眼皮一松,沉声说道:“刚刚传来消息,朝鲜的日本兵夜袭清军大营,几乎全军覆没。酒井信光他战死了...”

    “什么?!”德川家光徒然站起,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心中恼恨万分。这次的失败和酒井信光的死,他也有责任,不该在千里之外遥控指挥临阵大将,这是兵家大忌。

    侯玄演起身安慰道:“胜败兵家常事,将军不用惊慌,可速回国内稳定人心。”

    德川家光被他一提醒,才惊醒自己的主力全在朝鲜,若是覆没日本可是还有不少心怀鬼胎的强藩。自己如今又不在国内,岂不是给了他们最好的机会。

    “王爷...”

    “回去吧,不管日本国内发生什么,我的水师将会站在你这边。”

    德川家光重重地鞠了一躬,转身就走,身后的倭人紧紧跟随。酒席没有了客人,侯玄演收拢心绪,笑道:“大家继续饮宴,就当是消暑宴!”

    这一场宴席一直到了傍晚时分,侯玄演又喝的醉醺醺的,领着皇帝回到后廷中。

    坤宁宫中暑气太盛,小皇帝朱琳灏已经移到乾清宫,旁边就是春和殿和御花园。

    小皇帝十分厌恶自己的繁琐的龙袍,除去之后就像是去了金箍的猴子,活蹦乱跳没点女孩儿样子。一来是她生性活泼好动,二来是灵药的引导,天天跟她讲外面的繁华世界多么新奇好玩,让她自小羡慕皇宫外面的生活。

    侯玄演也明白灵药的意思,所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坐在藤椅上侯玄演闭目沉思,朱琳灏围着他转来转去,觉得没有意思做了个鬼脸就去找宫女玩了。

    日本竟然在朝鲜败了,这是他事先没有想到的,倭寇当年闹得整个江南不得安宁,还以为日本人战斗力不俗呢,谁知道碰到清兵竟然羸弱至斯。这样一来自己的计划恐怕又要生变,直接登录朝鲜作战,还是干脆放弃主攻松锦战场呢。

    一双柔夷轻轻按上他的肩膀,侯玄演轻轻一嗅是少女的兰麝香气,沁人心脾。

    “老爷,整日饮酒对身子不好,虽然老爷现在身强力壮的,难免有个老的时候。”声音清脆甜美,一听就知道是灵药。

    侯玄演将她拉到怀中,叹了口气道:“征辽之前我们信心满满,自以为三路共进,万无一失。谁知道尚可喜那个老王八靠着山海关就挡了我半年,让我寸土未进。靖北又遭罗刹鬼不宣而战,现在漠北也在打仗,今日得道消息,朝鲜的倭兵被人几乎全歼,唉...”

    怀里的少女穿了没有挽发髻,长发披散如同水银泻地,青丝如瀑,一身合体的鹅黄色罗裙,衬的她苗条玲珑,秀若芝兰。

    小灵药心思缜密,算无遗策,唯独对军事一窍不通。将脸颊贴在男人胸膛上,柔声道:“爷不用心烦,平辽只是耽搁几天的事,北伐还打了四年呢,我们又不是打不起。朝中的事我已经安排好了,只要前线攻破了锦州,爷就去摘了打破沈阳拿下清廷皇族的功劳,这个功劳就是最后一道东风。”

    侯玄演耳听着外面小皇帝的欢笑,看着周围的皇城高墙,仔细一想确实不着急。平辽慢慢打,少伤亡一些将士,自己也可以在外面潇洒一段时间。皇宫这个围城,真的进来之后,未必有想象的那么快乐。

    想到这里,侯玄演心情稍好了一些,手摩挲着怀里的少女,问道:“卫国公朱大典年事已高,随我征战这么久,也该歇歇了。日本那边,你觉得朝中谁人可以去?”

    “这种事还是爷拿主意,药儿没怎么跟大人们打过交道,哪里知道每个人的才能。”

    侯玄演蹙眉深思,这件事他反复想过很久,一直没有合适的人选。派去的人必须是老成持重,能谋善断,忠贞不二的。而且还不能是官职地位太高的,因为到了朱大典这个层面的朝中大佬,任谁都不愿意去东瀛穷地方受罪。思来想去这事棘手的很,朱大典已经回朝,日本那边刚刚经历朝鲜惨败,国内局势肯定动荡,需要马上派人前去。

    灵药见他愁眉不展,毕竟是于心不忍,也顾不上避嫌,轻声道:“爷,户部尚书龚自方如何?”

    侯玄演一听,着哇,龚老三是自己的心腹之人,当初嘉定遗民除了自己就属他威望最高,带着嘉定人在福州给自己赚下好大家业,临了毅然全部舍弃换来了三船火药,直接帮助自己逆袭洪承畴。而且他是商界奇才,在日本必定能很好的完成自己的设想,为大明商人谋取到最大的利益。

    自己是灯下黑,想便了文臣武将,唯独遗漏了自己的嫡系心腹。

    侯玄演佯怒道:“好啊你,竟敢藏拙不言,居心何在哇?”

    灵药小嘴一噘,眨着眼睛地说:“外面风言风语的,说人家妖狐媚主,还不得小心一点,免得被当成武则天提前打杀了。”

    “还敢顶嘴,给我取金绳来!”侯玄演解决了心头大事,又被她开导想通了征辽的困境,俗话说人无远虑,必有yin欲。

    灵药俏脸一红,转身往寝宫走去,侯玄演在后笑道:“你该怎么去拿?”

    春和殿的柔软的地毯上,小丫头双臂伸直,小腿弯翘起来,圆臀向后挺起,慢慢地爬了起来。

    不一会,嘴里含着一根金色的绳索,来到侯玄演面前,连耳朵都红透了。

    ...

    第二天。

    王府内,侯玄演坐在门口的石狮子下,亲自迎接龚自方。

    一辆奢华精致马车,由四匹纯色的白马拉着,在王府门前停下。

    从车上跳下一个一脸精明的中年人,看得出身体稍微有些发福,这些日子终于安逸下来,而且大仇得报的龚自方生活也渐渐有了滋味。

    “三叔!”

    侯玄演大声一喊,龚自方这才发现昔日的侯大少如今的王爷亲自在门口迎接自己。

    龚自方心中一凉...

    “王爷,下官刚刚有了孩子,又娶了一房小妾,日子过得还算不错。再加上身体也日渐不好,若是有什么苦差事,请看在以往功劳上,千万另寻他人...”

    侯玄演笑骂道:“就知道瞒不了你这头老狐狸,我还没开口,三叔就知道了。”

    龚自方自知侯玄演决定的事,自己难逃跑腿的命,面带苦色说道:“实不相瞒,这一点都不难猜,侯大少您说话一客气,下官就知道要被打成劳碌命喽。没事的时候,王爷总是自称老子,唤我龚老三,甚至是三儿。非要等到那累死人的差事没人去,才想起咱们还有叔侄这层关系。”

    侯玄演奸笑一声,说道:“三叔,你这可就是凭空污人清白了,我侯玄演书香门第,平生最讲礼仪,岂能跟市井儿一样自称‘老子’。说真的,三叔,这次日本新败,国内动荡,必须得三叔这种国之柱石才能去镇住局面。卫国公垂垂老矣,已经不堪此任,我已经举荐三叔为东瀛都督,可调动登莱水师、松江水师,可代我与陛下,与日本国内协商谈判。这样的权势,简直是光宗耀祖,可为子孙后人留下一段旧事传颂。我一想以你和我的关系,从竹林开始几经生死,这样的美差不给你我心难安啊,觉都睡不安稳。你倒好,反而怀疑起我来了。”

    龚自方大惊,怪叫一声说道:“大少,我的侯大少,这可万万使不得,我这把老胳膊老腿,你竟然忍心把我丢到东瀛化外之地,那样咱们可就几年难得相见了,说不定我撑不到回朝,咱们可就是永别了。”

    侯玄演见他油盐不进,瞬间变脸,骂道:“龚老三,今儿你是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实话告诉你吧,开往日本的船只我已经帮你准备好了,你出来的时候我的亲兵已经去你府上,通知你的家人帮你收拾行礼。再过一会,我和你交待一番,你就可以直接上船,家也不用回了。干的好了我还每年让你回来个十次八次,不然就叫你老死在东瀛。

    你是自己坐着这个骚包的马车去,还是被我的亲兵捆起来送过去,你自己选吧。”

    bq
这篇小说不错 推荐
先看到这章 书签
下载TXT全文到手机 下载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北上伐清》情节与文笔俱佳,请把《北上伐清》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快速跟进试读北上伐清最新章节
傲世中文网提供小说北上伐清最新章节试读,提供北上伐清TXT下载服务,请于24小时内删除您所下载的小说,前往正版网站购买阅读,支持正版,支持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