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二律背反 40 A=A

书名:二律背反 | 类别:恐怖 | 作者:缺省 | 二律背反TXT全文下载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2017-02-22 本站域名更改为23zw.me,请使用23zw.me访问并收藏本站,老域名将在一段时间后失效!
    “任华解决了。”

    坐在东街221号茶楼里的范璟,正吃着午饭,电话响起,接起来那头是李建业如此简单的一句话。范璟什么也没说,好像电话从没响过似得,继续咀嚼着挂掉了来电。

    另一头李建业拿着手机又拨通了第二个电话,打给了警局的高队长。电话响了两声突然断了,是被挂掉了,还没通就挂了。过了几分钟,李建业手机屏弹出一条通知,收到一条来自高队长的短信。

    ‘不要轻易给我来电’

    滴滴一声,又来了一条

    ‘不要给人留下你我有联系的痕迹’

    第三条

    ‘任华已经被关押了,后事我会处理’

    李建业当然知道要尽量减少足迹,也知道已经被关押了,但他有更细节的事情要询问,比如任华能关多久,进一步定罪需不需要更多证据之类的事情,但一看高队长这个故意划分界限的态度,也知道没什么戏了,没再打过去。

    他像是完成了一项重要工作似的,深吸口气,走过绿化带,回到停放在树阴下的自己车里,开车向恒世集团的办公楼驶去。

    一栋朴素的楼房,不算旧但也不新,楼体色调看起来有些沉闷,明明是白色却是亮度低的米白,门口的石阶也不平整,入口大厅连个前台也没有,空荡荡的只有一蕨类植物在墙边的楼内指示牌斜下方。

    李建业走到那盆植物附近时,王冷也从电梯出来,两人打个照面,又进到电梯内去。电梯的按钮只显示到B2层,但王冷扫描了ID后,电梯却继续下沉,在B3停下了。

    门开了,眼前的是一间灯光明亮的,墙体上都镶着钢板的现代风格房间。屋内配置的家具也基本都是钢铁的,能看出来已经放在它们的位置很长时间,但却没怎么被用过,这屋子似乎很少有人来。

    康澹半面侧脸和他那竖夸眼睛的短小锐利的伤疤,露在一台电脑显示器的后面。他看到李建业走过来,打了个招呼。

    “今天的行动很成功,奇美拉收到的冲击应该不小。”

    当然李建业指的是伪装潜入,杀死司维超的事情,没人知道。

    “能一口气调动这么多人,你也是功不可没啊。”

    “哼,小菜一碟,这种程度根本就是过家家。”王冷道。

    “哈,话说回来我本来以为你今天不会去呢,介于你……最近被人盯上了,而且这可是违法鹅事,虽然你本来就有点目无法纪。”

    “哈哈……”康澹垂下眼睑,看起来颇有心事微微一笑

    “自从见到绿血的那一刻,一切就都变了。”

    康澹看着王冷和李建业两个人“事情一开始就很离奇,但至少离奇在现实的层次上,有权势但没有同理心的贵人,发起人类虐杀游戏什么的,似乎还能接受,但绿血就不一样了。什么样的组织会制造这样的怪物?高高在上草菅人命,还做着哪怕想一想都心惊胆寒的实验?这绿血,一旦被公众知道,就不单单是轰动的事情了,这怪物背后到底有什么样的扭曲,我没法放下。”

    沉默,良久。

    “嘛!”王冷拽过来一条滑轮椅子,往上一坐“这种费神的事情,你们想怎么想就怎么想吧,反正只要有钱,我就跟你们干。”

    康澹朝王冷一笑,又道“还不止如此,还有更重要的。王冷——”

    王冷眼珠一转,对李建业说道

    “就是这两日康澹躺在病床上的时候我查到的事,刘俊的背景被我查清楚了,单亲家庭,中产阶级。母亲刘冉一个人抚养刘俊和刘玉两个人,是溪城大街的称号琦琦的高级持证妓.女。收入还好,不过似乎很忙,很少回家。两个少女一个月也见不到她一次,大部分时间寄养在祖父母家里,刘俊和刘帅两人可说是相依为命。

    但到这儿还解释不来刘俊被袭击的原因——我估计你们早也猜到了,工厂时间的人都不是无缘无故随机选取的角色,没有偶然,都是精挑细选有因果的人——随后我又发现刘冉从来没登记结婚过,于是我觉得有查下待客记录的价值。结果你猜怎么着,在刘冉怀孕前期那段时间接过的客人里,有奇美拉的人员名字出现。现在我们基本也确定工厂集体绑架案跟奇美拉以及背后的金乌有关系了,我就大概留意了一下,发现果然那人曾经跟刘冉来往甚密。刘俊姐妹就是他的私生子,两人断绝来往的时间,刘冉怀孕的时期,还有刘冉的不明收入,全都对的上。”

    康澹为她们感到悲哀的说道:“就是说……奇美拉的大贵人厌倦了刘冉和刘冉不停的张嘴要钱,决定摆脱掉妓.女和她的女儿……”

    “对,而且刘冉最后一次被目击到已经是几个月前的事情了。”

    即便早已知道,再次听到康澹还是不觉屏息。

    “你猜这个十几年前玩脱了的贵人是谁?”

    “是谁?”

    “就是那个叫任华的家伙。”

    再一次,长久的沉默,即便是李建业这样难以看到感情波澜的人,脸上的表情也有些复杂。

    “典型的管理者由谁来管理的问题,当任何一个人或一个团体掌握过大的权力之后,一旦缺乏束缚就会任意妄为——这也是为什么没有任何一个王朝会永远留下的最大原因。”

    “嘛”康澹阴郁的一咂嘴“我们发现的还不止于此。”

    “前两天潜入俱乐部的行动虽然被突发事件终止了,但是我们还是硬盘接入的那段时间还是有一小部分文件上传了出来。其中大部分都是破碎的只言片语,如同在看毁坏的亚述泥板,什么内容也看不出来,但不幸中的万幸,有一部分杀人活动的策划也在里面,而工厂之夜的策划,也是其中之一……”

    那是简单的简直如同货物流水清单一样的资料文件。

    康澹昨晚独自坐在电脑前的时候,就忍不住的如此感到。工厂‘活动’的策划书,详细记载了大部分的相关信息——

    先是计划概述‘对李建业、云彩、邢国义、康澹、陈小龙、卫文达、刘俊、刘帅、王莲、林仁建、张明璐以上十一人进行隐秘性收集,取溪城T32为集散点,应客户需求使用T01地点作为活动实施处。’

    隐秘收集,哼,说的倒是弱化了不少,恐怕指的就是偷偷绑架。活动实施地点什么的,康澹自然再了解不过了,T01说的必然是那座偏远的布满尸骸血肉的封闭灰暗死寂的废弃工厂,至于这个T32……康澹猛地一抬头,忽然想起那张在康灵办公室获得的黑描底白字的纸条

    刘帅 女 17岁

    溪城安泰新郡三栋八单元501

    2011年9月14日3:00PM

    鸿运码头百世企业下属T-32号仓库

    果然,是一样的,看来两者的命名方法相同,都是那俱乐部的命名方式。刘俊的死,工厂的事件,一切的一切果然存在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但究竟是什么,现在还不得而知。

    再看下去,随后是参与者的详细信息,前两页是两页没有肖像相片的人员资料,大部分关键信息和名字都是长长的杂乱无序的字母,是加密文件,读不懂是什么意思。不过康澹基本可以确定这两个人是的猎杀者,也就是姚玥伊和秃鹫,但接下来的猎物资料却很明朗,清楚地写有各类信息。

    比如卫文达的那页,清晰的本身照片下面,年龄、性别、籍贯、种族、住址、身份,一应俱全。

    ‘自21年上任董事长卫都司意外身亡后,任奇美拉集团董事长至今,从未参加过公司事务,不曾在董事会前露面,实权掌握在阿信,苏明信的手里。’类似的话,等等还有很多。其他人也是如此,详细无比。但康澹很快发现,这些被害者之间还是存在分别的,比如卫文达和林建业还有陈小龙的照片右上都印着红色字母A,但有些人比如林伏逸和王莲的右上角则印着绿色的字母B。仔细阅读就能发现,A与A之间,B与B之间,是存在共同点的。

    当夜‘出席’活动的各位中——李建业,领导的公司在五年前进入机械制造业,去年忽然有一家名叫文彦的小公司开始与之竞争,这家不起眼的小公司本身没什么值得在意的。这个看似一面倒,人人都以为文彦会败北的竞争,却一直纠缠持续到现在。据康澹所知,这家小公司背后的实际操纵者其实就是奇美拉的高层人员。

    自从去年奇美拉前任董事长死亡后,奇美拉与警方关系破裂,云彩和邢国义一直想办法抓住奇美拉的尾巴。

    陈小龙则是当地地区街头流氓,曾跟奇美拉据点人员有多次冲突。

    这几个人都跟奇美拉有关系,不如说都直接的威胁或干扰到过奇美拉的利益,都标记着A,此外标记A的人还有两个,分别是刘俊和康澹,但不同的是,他们两人的描述是不完全透明的,含有加密部分。刘俊下面写着‘目标有机体为SLWDNGHZCXQGDWA的女儿,现就读于溪城第二高中,与母亲UYDFBXPGTEASXXC同住于溪城东区,附带者王莲、张明璐’。有些部分是像秃鹫和姚玥伊文档一样,用加密段落填写的,阅读不能。

    再转去看王莲和张明璐的部分,两人标记的是绿色B。

    两人的描述非常明显的比A类型的简洁了许多,比如张明璐的部分‘籍贯不明、种族不明、年龄与刘俊相仿,常与刘俊、王莲同行。’关于张明璐的描述也是类似。

    ——是了,AB的概念是A为核心目标,B为因A被牵连进这场灾难的,是免得人数太少玩起来没劲的,狩猎者们用来充数的类型。

    林伏逸是B。

    从刚才看到就注意到了,从最开始读概况的时候就注意到了,那么一丁点的不自然, 林伏逸的照片下,写着的却是林仁建这个名字,描述更是写着‘疑似外地游客,身份信息取自寄宿旅馆登记证件,为普通公民,因近期遭遇刑事案件与康澹过从甚密,判断活动施行前仍将保持该状态,允许进行收集以防延误活动计划。’

    现在想来,当时姚玥伊的表现能看出两个猎杀者确实不清楚林伏逸的真实身份,看来他们一点也不在意未来要杀的家伙是谁,没深挖过林伏逸的身份,也没想到会意外捕到林伏逸这条大鱼,甚至于被这大鱼扯断了钓绳。

    蓦地康澹一惊,猛地意识到,既然林伏逸是B,那么连带的类型A就只可能是……

    康澹本身。

    咔哒几声清脆的连点鼠标,忙翻到自己所在那页,康澹不觉瞪大了眼睛,下面几乎清一色的被无序的字母覆盖,露出的中文片断非常少,能判断的都是康澹自己再了解不过的事情,连康澹自己也根本不知道被掩盖的是什么。

    这一刻康澹恍若在深冬之中被冰水洗礼,恶寒涌遍全身——为什么会被盯上?为什么姚玥伊背后的集团会动用EOH追捕自己?为什么是我?我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之前有机会的时候一直迟迟不出手?他们又到底在等什么?他们到底想要什么?

    太多的问题,太少的答案,冥思苦想也没有一点收获,得不到任何一点能让人满意的结果,康澹还需要更多的调查,更多的线索。但至少有一点是明确的,这一切都指向了同一个结论——一切都不是偶然,被抓去工厂的每个人都是有原因的,而且大都跟奇美拉以及背后的金乌有关。这是一个抓去每一个妄图与自己为难的人,来满足自己畸形的杀戮欲望。边玩耍边铲除异己的游戏。
这篇小说不错 推荐
先看到这章 书签
下载TXT全文到手机 下载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二律背反》情节与文笔俱佳,请把《二律背反》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快速跟进试读二律背反最新章节
傲世中文网提供小说二律背反最新章节试读,提供二律背反TXT下载服务,请于24小时内删除您所下载的小说,前往正版网站购买阅读,支持正版,支持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