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俗人回档 第1467章 对等威慑

书名:俗人回档 | 类别:都市 | 作者:庚不让 | 俗人回档TXT全文下载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2017-02-22 本站域名更改为23zw.me,请使用23zw.me访问并收藏本站,老域名将在一段时间后失效!
    边学道亲自递名片的人不多,王月正是其中一个,拿着电话耐心地从头听到尾,他看了一眼时间说:“事情我知道了,你那边保持手机畅通,等下会有人跟你联系,如果有转院需求,你跟去的人说。”

    结束跟王月的通话,边学道找出王一男的号码拨了过去。

    “老王,等下我发你一个手机号,你让法务老曹联系对方,处理一起跟X航的纠纷。”

    “在燕京?”

    “对。”

    边学道亲自打电话,王一男自然上心,说道:“我跟老曹一起过去。”

    “你不用出面。”

    看着车外的街景,边学道说:“先让老曹把来龙去脉调查清楚。”

    两人通话结束。

    一旁的李裕听边学道嘴里又是“转院”,又是“X航”,又是“调查”,好奇地问:“什么情况?”

    廖蓼明显也很好奇,竖起耳朵听两人说话。

    把王月的手机号输入Kki发给王一男,边学道看着李裕说:“我在四山出车祸那次你还记得吧?”

    李裕点头。

    廖蓼则诧异地扭头看向边学道。

    边学道出车祸时,廖蓼已经赴英国留学,事后有耳闻,但不知道具体细节,当事人活蹦乱跳的,换成谁也不会对一起没造成重大人身伤害的车祸特别关心。

    放下手机,边学道接着说道:“那天救我的那个女教师,遇到点事,找我帮忙。”

    李裕听了,反应几秒,问道:“多大的事要找你帮忙?飞机掉下来了?”

    说完,李裕也觉得自己这话有点乌鸦嘴,解释道:“我是说……她应该知道什么样的事值得给你打电话吧!”

    王月知道。

    她心里从始至终都知道机场发生的事不值得动用边学道这份人情,可她还是打了电话,因为X航领导不仅没有露面沟通道歉,不仅没有到医院看望王月妈妈,甚至还让工作人员索要未能成行的机票并暗示王月如果她们不知进退,航空公司会根据几人在机场的“狂躁”表现将她们列进民航黑名单。

    至此王月忍无可忍。

    再理性的生命也有对抗轻慢不公的冲动,此时此刻,王月宁愿什么都放弃,只要傲慢的航空公司低下头,给她和她的家人应得的尊重。

    冲动过后通常都是后悔。

    得知妻子打了边学道的电话,唐勇瞬间心乱如麻。

    为这么一件事去求边学道,简直是用高射炮打蚊子。

    再说今天这事就算解决,能有多大益处?

    赔偿全部经济损失?赔偿医疗费用和精神损失费?往多了使劲算,能有多少钱?3万?5万?10万?

    边学道的人情又值多少钱?

    能改变人的命运,你说值多少钱?

    好在唐勇有慧根,他没有埋怨憔悴疲惫的妻子,也没有痛陈得失利害,他体贴地搂着王月肩膀安慰:“妈没事比什么都强,等老人身体缓一缓,年底咱们再走,下次认可多花点钱,买直飞机票。”

    整个人靠在丈夫怀里,被懊悔情绪吞噬的王月喃喃地说:“我是气昏了头……才打……那个电话……”

    “我知道,我明白。”唐勇拍着王月后背说:“我支持你的决定。树活一张皮,人活一口气。他们不是让咱们找关系吗?咱就让他们看看咱们的关系。”

    “可是……”

    王月抬起头,看着丈夫的脸欲言又止。

    双手扳着妻子肩膀,唐勇正色说:“等下姓曹的律师到了,你把那张名片交给他,让他转交给边学道。”

    “啊?”王月一脸讶然。

    静了几秒,她认真地说:“好!”

    ……

    ……

    52岁的曹焜是智为科技首席法律顾问。

    曹焜加入智为科技是“有道集团法务部副主管”朱莉推荐的,此人既有真才实学,也有实战经验和人脉,是个法务好手。

    接到王一男电话时,曹焜已经准备上床休息了。

    跟王月通完电话,曹焜有点哭笑不得,他第一反应是“王月”是王一男家亲戚,不然这事说不通。

    在曹焜看来,王月遇到的这件事太微不足道了,就算要打官司,也没必要这么火急火燎,赌气似地拉开架势。

    不过王一男既然亲自打电话了,曹焜还是要行动的,所谓“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是也。

    ……

    ……

    医院里。

    见到王月和唐勇后,曹焜开门见山地问:“怎么证明在电话里跟我说的话不是一面之词?”

    跟王月对视一眼,唐勇说:“我有航班延误短信和两段录音。”

    点点头,又问了王月和唐勇几个问题,曹焜拧上钢笔帽说:“把录音给我听听。”

    两段录音都不太长,而且前后不连贯,不过其中有几句话对王月和唐勇非常有利,结合当时语境,不难推导出前因后果。

    因果其实无需推导。

    在曹焜看来,王月手里有机票,有航空公司发的数条航班推迟短信,这本身就是铁证,所以唯一需要确认的是航空公司对待顾客的态度是否如王月说的那样高高在上。

    在医院待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曹焜拎着公文包起身说:“事情我基本了解了,今天太晚了,后续事宜咱们明天继续沟通,你看可以吗?”

    已经冷静下来的王月和唐勇当然不能说“不可以”,两人把相貌不凡的曹焜送出房间,在电梯前,王月拿出珍藏的名片,交到曹焜手里说:“请您帮我把这张名片交给它的主人。”

    见王月掏名片,曹焜还以为是王月的,等看清名片上的字,曹焜表情一怔,看着王月说:“这是……”

    王月勉强笑了笑:“你就说是王月还回来的。”

    ……

    ……

    X航燕京分公司的人怎么也没想到,“面带乡下相”的一家人居然把事情闹大了。

    说起来有点不可思议,事情发生后,叫王月的女乘客跑到智为微博上注册了一个帐号,发出一篇控诉“X航欺客”的3000字长文,然后这篇长文就上热搜了。

    热搜榜这东西,明眼人都清楚,它既可能本身是热门话题,还可能是有人想让它成为热门话题,因此也就出现了两门生意——撤热搜和买热搜。

    在公众眼里,智为微博比BD要有节操,源于BD的“撤热搜”和“买热搜”操作,在智为微博那里一直没有实锤,所以智为微博热搜榜的公信力始终保持在一个比较高的水平。

    公信力越高越吓人。

    “X航欺客”进入微博热搜榜前50名时,X航公关部门还沉得住气。

    等“X航欺客”一眨眼冲上前20名后,X航客服和公关部门的电话就被打爆了。

    X航公司总部明令燕京分公司详细上报事件始末,妥善处理此次舆论危机。

    于是X航燕京分公司公关部使出浑身解数联系智为微博“撤热搜”,结果,就在X航全力公关时,天降一道雷,把他们全震呆住了——有道集团老总、智为微博老板边学道转发了王月声讨X航的长文。

    转发了!

    一个神龙见首不见尾,轻易不在微博上露面的人,居然不知道抽什么风转发了王月的长文。

    这还公关个球了?

    虽然边学道转发时只配了一个“关注”的表情,没写一字一句,但这个举动本身就是表态好吗?智为微博上下有一个算一个,哪个会为了X航公关部的饭碗砸碎自己的饭碗?

    公关智为这条路彻底堵死了。

    X航也意识到被他们怠慢的一家人背景不像表面看到的那么简单。

    所以,边学道转发微博不到两个小时,X航官方发文向王月一家道歉。

    只能选择公开道歉!

    天知道边学道这么一个转发会让X航股价产生多大波动。

    天知道这么一个转发会让多少潜在顾客买机票时放弃X航选择其他航空公司,而这对身处竞争激烈行业的X航而言无异于在身上开了一个不停失血的口子。

    所以X航及时应对,不仅处分了包括燕京分公司运营副总在内的5名员工,还承诺赔偿王月的全部经济损失,并补偿王月一家春节欧洲行机票。

    至于王月唐勇和有道集团的关系,业务遍及全国各地的X航很快查出来了——原本在四山当老师的王月几年前救过边学道的命,事情当时还上了四山本地的报纸。

    救命恩人的事,边学道的反应也算说得过去,就是这方式,让X航领导层实在有点不爽。

    一个电话的事,偏要弄得X航脸面无光。

    相比脸面无光,被处分的5名X航员工就更倒霉了,尤其是燕京分公司的运营副总,原本有希望年底再升一格的,事情一出,明升暗降,调到了二线岗位,基本等于提前退休。

    从基层一路干上来的运营副总跟总公司的领导求过情,奈何领导忌惮智为微博的影响力,担心再闹出一波舆论风潮,只好弃车保帅。

    ……

    ……

    沪市,酒店行政酒廊。

    坐在靠窗的角落,吃了两口甜点,廖蓼拿着叉子问边学道:“为什么选择那么激烈的方式?”

    知道廖蓼说的是王月的事,边学道靠在椅子上说:“跟X航打招呼,等于欠他们一个人情,我现在最怕欠别人人情。”

    “就不怕得罪人?”

    “当然也怕,不过好在我坐自己的飞机。”

    廖蓼听了,用叉子叉了两下蛋糕说:“炫富炫得让人耳目一新。”

    “什么时候有道能开发出让人耳目一新的产品,我才真有底气炫富。”

    “耳目一新的产品?”

    “嗯。”

    “Kki算吗?”

    边学道摇头:“不算。”

    “综艺?”

    “不算。”

    “手机?”

    边学道笑着反问:“你觉得算吗?”

    廖蓼摇头。

    边学道指着不远处装饰用的几枝假花说:“国内的手机厂商有一个算一个,都像这假花,外观、颜色、香味都跟真花一模一样,看着它,不在乎的人一点不在乎,甚至觉得价廉耐用,在乎的人则会反感,因为它没有生命。”

    想了想,廖蓼放下叉子问:“你说核心技术?”

    边学道点头:“外面的人都说有道是高科技企业,可我自己坐在这里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手里有什么核心的东西。前几天开会,沈雅安说咱们的手机项目进展很快,可是转念一想,手机用的芯片、内存、屏幕、摄像头、电池、操作系统甚至工程塑料,全都是从外国买的,这能不快吗?”

    盯着边学道看了几秒,廖蓼不解地说:“这在全球化时代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大公司都是全球采购、合作、配置,世界上哪有产品部件全都自给的企业?”

    边学道刚要说话,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响。

    看一眼号码,拿起手机接通,听了足有三四分钟,沉声说:“我知道了。”

    放下手机,边学道看向廖蓼:“日本官方介入,咱们跟东芝半导体的谈判终止。武思捷尽了最大努力,对方回话‘不是钱的事’。”

    停顿几秒,边学道继续说道:“我一直在想,我们花巨资打造出一个手机品牌,如果未来有一天某个上游硬件供应商大幅涨价或者拒绝供货,我们该怎么办?到那时我们精心打造出来的品牌又能剩下多少价值?”

    “怎么会发生那种事情?他们不要商誉了吗?”廖蓼瞪大眼睛说。

    “你觉得东芝拒绝我们时考虑过商誉这东西吗?”边学道目光灼灼。

    直直看着边学道的眼睛,廖蓼说:“所以你坚持投资研发OLED和石墨烯?”

    边学道点头:“我从没想过全部部件自给,但我认为一个科技企业沉迷商业模式、用户关系链和组装不是长久之计,手里必须要有自己的科技核心竞争力,说白了,为了防止别人不卖给我我需要和我生产的东西,我手里得有他必需又生产不出来的东西,这才是最能保障价格、供应和尊重的对等威慑。”

    边廖两人在沪市聊核心竞争力时,燕京发生一件事。

    **航调职的原燕京分公司运营副总在家服药过量,送到医院抢救近10个小时才把人救回来。

    人救活了,不过他神经系统受损,整个人反应和语言能力退化,直白地说就是“人傻掉了”。

    X航要脸面,并且知道靠这事撕不动有道和边学道,说到底边学道一字未评,人是X航处理的,于是在事情传开前就压了下去,悄悄把运营副总和他的家人送到国外治疗。

    运营副总一家出国次日,边学道和李裕登台的那期《中华好声音》在万众期待中播出了。

    ……

    ……

    (万分抱歉!!!前些天人在国外,带的笔记本系统突然崩溃,开机就蓝屏,有我VX的书友应该朋友圈视频了,手边没有重装U盘,也没地方修,再次鞠躬向大家致歉。)
这篇小说不错 推荐
先看到这章 书签
下载TXT全文到手机 下载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俗人回档》情节与文笔俱佳,请把《俗人回档》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快速跟进试读俗人回档最新章节
傲世中文网提供小说俗人回档最新章节试读,提供俗人回档TXT下载服务,请于24小时内删除您所下载的小说,前往正版网站购买阅读,支持正版,支持作者!